原来是沐柠晗吖

我们都很好,只是时间不凑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WE全员向】当我们一起走过

我会一直喜欢WE,只是再不可能比得上让我撕心裂肺意难平的那六个人


嘉嘉呀!:

(其实是很久之前就有的想法。大概是在向人杰离队的时候。但是想法很多脑子很乱,就搁浅了






(没有半分为向人杰洗白的意思,错就是错了。但我还是不想把他全盘否定






(现实向,蛮残忍的,有流言不负责任的情节,ooc,我编的,别上升






(怀念的是好时光,不是特定的某个人






(这篇文慎点吧,大概率引起你不适。随时点×别喷我






(有cp向,舅夜,康笨。因为比较隐晦,所以不打cp tag了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摄像头,2017年2月,我被一个相貌平凡的男子,以249元的价格买到了手里






我被人从纸箱里拆出来,安置在电脑上方,我从小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重见天日的第一刻,我便抻长脖子摇头晃脑的四处看






还没等把四周人的脸看全,一个卷发方框眼镜的男子,哦,也就是我的主人,凑了一张大脸过来把我的头扭正,仿佛在跟我撒娇说只能看他似的






没过多久我便知道了,这绝对是错觉,我的主人是个无聊至极的人,我的记忆里他好像从未朝谁撒过娇






他不是我最喜欢的人,但看在他是我主人的份上,先单独讲讲他吧








【柯昌宇篇】


所有人都叫他腿哥,他在这房间里应该是最年长的






我是这个房间里使用率最高的摄像头,旁边的小兄弟要么被他的主人以"没洗头""没换衣服"。要么干脆一句"心情不好",便二话不说打入冷宫






只有我的主人每天中规中矩将我开着,他有时话很多也爱笑,仿佛在跟电脑里的人交流似的,大多数时候他不怎么爱说话,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偶尔皱着眉抿抿唇,我猜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让他愿意做出令人别扭的改变的人,应该是他很珍贵的人吧,想到这里,我竟有些羡慕时不时出现的,电脑里面那些人






虽然偶尔我能看见他落寞的神色,猜测着或许为他鼓掌喝彩的人并不多






他们不常出门,出门的时候会穿着红白相间的队服,我最喜欢看他穿队服的样子,好似那缕色彩往身上一披,便是裹着梦想般神采奕奕






我刚到基地那几个月,每次他们回来时都很开心,那个带着眼镜有点胖胖的中年人,兴奋的拍着我主人的肩膀说'腿哥,你今天真的牛逼"






我的主人便会有些害羞的笑,那份笑容同他展露给电脑的不同,我看的出他是掩都掩不住的真的开心






其他人都很依赖他,时不时跑来敲诈他点外卖,我的主人总是傻乎乎的,那些连哄带骗的话连我这个摄像头都不会信,他却乐呵呵任由宰割的掏腰包






他们都是孩子呢。我听见他自言自语的说






我的主人曾经很辉煌,那段时间里他眼睛里一直有光,后来他睡得越来越少,眼里的光越来越暗






他的生活很单调,若是让我只去看他的生活,我应该会乏的连寿命都会短上几年






他后来也会偶尔同电脑里的人讲话,他看起来依旧开心的很,说话的频率有些低,我猜,应该是电脑那头的人越来越少的缘故






我陪了他一年多,感受他温柔至此






我猜啊,哪怕电脑另一端只有一个人,他也不会忍心让那个人失望










【2017.4.30】


那天好像是我记忆里他们最快乐的一天






他们出了两周多的远门,回来时基地门嘭的一下,是被撞开的。一行人都醉醺醺的东倒西歪






向人杰斜斜的倚在苏汉伟的身上,那个桃花眼的大个子醉的尤甚,他一直试图把向人杰扯起来,向人杰却连理都不理,大个子ad干脆把自己也压了上去。小个子中单含糊着骂了句什么,扑通栽倒在地上






那个我很喜欢的辅助,他应该和我一样刚到这里不久,他总是副干干净净的样子,很沉默,即使在一众喧闹里他还是安静寡淡的,不过他看起来也不太好,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把向人杰从他们中间扯出来,拉到自己膝盖上躺着






最吵的就是那个向人杰,他的脸红的不像样子,还嚷着要酒喝,南东贤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他那小细胳膊能有多大力,倒还真真的把向人杰按住了






房间里的人都七扭八扭的横在地上,只有我的主人还好端端站着,他好似不在这繁华人间似的,还挂着一缕看似有些平静的笑容,如果忽略他手上那罐和脚边一堆啤酒瓶子的话






柯昌宇一口接一口的猛灌酒,向人杰被抱得久了嘴里嘟哝着热,翻身起来一把扯掉仅有的短袖,自然得很的又倒了回去。我最喜欢的人,就是那个小中单,一直被那个讨厌的大个子压着,我好担心他会喘不上气






他们都没在笑,我甚至以为是有什么坏事发生








我对人类的情绪一知半解,他们真奇怪,不是说快乐是笑,悲伤是哭吗,怎么反而悲伤起来笑,快乐时候哭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柯昌宇的眼泪








他们狂欢了一整天,五个人全都筋疲力竭,向人杰喝醉了就爱唱歌,一首接一首,唱到后来嗓子沙哑,南东贤也不去管,任由向人杰爬椅子爬桌子,他只顾仰着头亮晶晶的眼睛轻声的和








等向人杰累了,他又不做声的张开双臂,纳了向人杰进他的怀抱里








大个子ad终于不再欺负我的小个子中单了,他们换了个姿势紧紧依偎在一起,时不时小声说着话,我倒也见怪不怪,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要讲






热闹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全哭了,彼此紧紧的抱成一团,把鼻涕眼泪往对方身上蹭,只有我主人没哭,他还是淡定又温柔,给他们从厨房里端出几碗醒酒汤








他们谁都不接,转移了目标,一个抱着他的大腿一个抱着他的腰,我的主人被他们层层压着哭笑不得,一一安抚地抚摸着他们炸毛的头顶,"好啦,别哭啦"






我见到的柯昌宇是在他们上楼后,印象里一分钟不到向人杰便打起了鼾,柯昌宇上一秒还是无奈的笑着,走到门口去关了灯,我适应了好久的黑暗努力的眨着眼睛恢复了观感,看到他的身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亮晶晶的液体从指缝里流出来,滑落在黑夜里闪着光








我没见过他那么失态,他一边哭一边一遍遍重复,我好开心啊,我好开心啊。






我也好想有个人类的形态,伸出手去摸摸他的头顶,用他的语气同他讲,"乖,别哭了"








几天后我正对面的墙上挂了一张照片,我一抬眼便看得到








我熟悉面孔的几个少年,沐浴在天光和雨露下,一同抬着头,捧着赐予他们不同往常的,沉甸甸的梦想






那张照片真好看,我看了两年还是看不腻






我想,我的寿命是很短暂的,他们那副模样,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2017.8.02】


今天向人杰和苏汉伟吵架了






他们吵的很凶,到最后吵出了副你死我活水火不容的架势,我看得困惑的很,在我眼里,他们俩的关系一直是最好的,比和那个粘人的大个子还要好






他俩别扭的坐着谁也不理谁,向人杰做事向来冲动不计较后果,那天我还听见他和那个胖胖的经理说,要把苏汉伟换掉,经理推推眼镜很为难的样子,我也又为难又担忧,苏汉伟那个小矮子又嘴笨又傻,可别真叫向人杰给欺负了








我主人就那副老僧入定的样子,看的我好急,又恨自己不能出声推着这个榆木脑袋去帮忙劝劝






还好南东贤替我来问了,他真的又细心又善解人意,凑头过来说,"腿哥,不劝劝?"的时候,我感觉他就是个沐浴圣光的小天使来的








我主人还笑得出来,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放心吧,真要换,向人杰第一个不同意,他以前比赛都差点把小伟喷哭,都是自找苦吃,一会看他怎么哄"






不会吧?南东贤将信将疑的,我也将信将疑的






主人从不骗人的,他这一说我虽不完全信,倒也安定了许多






苏汉伟这个小孩子完全藏不住心事,受了委屈rank也打不下去,便早早的往楼上跑,向人杰梗着脖子在楼下呆得比谁都晚,我也开了小差抻着眼睛只顾往他那边瞧,瞧着瞧着只见他又和游戏里的队友喷起来了








那人说"中单菜的像兮夜",他正打着蛤蟆,余光一瞟眉头紧皱,嘴里不爽的带着几句脏话,手指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得很果断






"兮夜是你爹"






我想,如果我也有人类的表情,此刻我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






我一直不算喜欢他的,他总是乱拧我的头,手欠的很,那一刻我看着他发怒的眉眼,却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觉得他可爱








我不了解人类,格外不了解他们五个






他们话都不多,大部分时间各做各的事,少数时间里矫情的抱着,我却觉得,他们是长长久久,一直抱着的






我与他们朝夕相处几百天,也始终是个外人








【2017.10.30】


这一次他们走的时间格外的长,回来的时候依旧是相互搀扶着东倒西歪






我以为这一回他们也是快乐忘形,几分钟后我便觉得反常








他们也没有沉默,东扯西扯说着闲话,向人杰又在抽烟,苏汉伟少见的没阻止也没皱眉,过了一会儿,南东贤也点起了烟,我主人这回没站在一旁,他与其余四个他口中的孩子,也一并孩子气的坐着,他有些无措的,烦躁的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一团糟,伸手过去问"还有吗,给我也来一根"








向人杰不给他,大个子ad也巴巴的伸手讨烟,手伸向南东贤还没等到答复,便被苏汉伟一个白眼翻着,啪的打掉了手








向人杰吸烟吸得很快,烟头抖到了地上,他站起身潇洒的踩了踩,我印象中向人杰总是情绪最丰富的一个,他总是第一个哭,第一个笑








他这回在笑,笑着说"干嘛啦,今年四强,明年就进决赛,干他丫的"






临近11月的上海不比四月,他们在冰冷的地上坐了那么久,我看着都不免有些担忧






向人杰朝地上的人一一伸出手,把他们拉了起来,他的手第一个伸向的便是苏汉伟






苏汉伟还有点闹着别扭,却也顺从的由着他拉了起来,他和向人杰并肩站在一起,向人杰清清嗓子,那副样子倒是第一个恢复了风流意气






"有什么的,明年我们五个,再来一年不就得了"






苏汉伟矮上向人杰许多,他看向人杰时要微微仰着头的,他也有些放松的笑了,好像紧紧盯着向人杰认真的侧脸,又好像目光同我一样,落在了对面的墙上一般








我还是喜欢那张照片里他们的样子,眼里还含着泪却生动的如同从梦境中奔来






我突然便想起了那日向人杰站在桌子上鬼哭狼嚎的歌,当日折磨得我要死,巴不得把自己摔下桌子把收音功能摔个稀烂,却不知怎的对其中的一声记忆格外清晰






"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跟上"






映着苏汉伟仰着头微笑的脸








他们说明年再来一年的,我便信了






我偶尔抬头看着那副画发呆,好是好看,但一整面墙还是太空荡了点,我还是等着他们五个人那副模样的记忆,把我对面一整面墙挂满






靠你们了,我的五个少年






虽然我还是最喜欢那个矮个子中单,其次是我的主人,还是偶尔被向人杰吵得烦,还是觉得那个大个子ad呆头呆脑








但,我真的很喜欢你们了










【2017.11.24】


大个子很久没回基地了






这五个人好像又有了什么小秘密,连我都要瞒着的那种






苏汉伟最近瘦的很快,也变的有些缄默,我最喜欢他了,看他那副样子我急得要死






于是我日日夜夜竖着耳朵听,终于在向人杰和南东贤的窃窃私语里,打听出了端倪






陈圣俊的女朋友怀孕了,他要结婚了






他那副样子我总是觉得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竟然一眨眼就要做爸爸了






我也以为他很喜欢苏汉伟的,他天天黏着小个子中单不放,恨不得骨头都酥在苏汉伟身上似的






向人杰也是难得没像喉咙里装了扩音器一般大嗓门,我离得他那么近,听他说话声音都是压低嗓子断断续续






我听到他打趣南东贤,把南东贤逗得耳根发红






"我结婚你也那样"






"滚吧,你真以为我喜欢你啊"






南东贤的意思,是不是苏汉伟喜欢陈圣俊啊






不会吧,我看苏汉伟比我还嫌弃陈圣俊呢,一天到晚粗声粗气的,陈圣俊一凑过去他就一巴掌推开,怎么可能是喜欢呢






那天小个子中单接了个电话,他没怎么讲话,倒是那一头的人一直在讲话,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他无声的掉起了眼泪






我印象里他最怕疼了。脚不小心被踩了一下也要连跳带抱怨好久好久,他的眼泪汹涌的掉,我从没见过他那么难过,却始终紧咬着嘴唇,直到最后也一声哭腔都没有








他咬着牙齿,嘴角被他磕出了血,声音平静一切如常








我知道他在与谁打电话了,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恭喜"






我觉得他好疼啊,连带着我也能感受到他的痛似的,跟着他隐隐的一起难过






我只是个没有心的旁观机器罢了,我都这么难过,他该有多难过






我后来也没懂人类怎么那么奇怪,说喜欢,是喜欢,说讨厌,是尤其喜欢






你让我笑,是喜欢,让我哭,是特别喜欢






那照着人类的情绪,我是不是该这样讲






我不喜欢we,非常讨厌we,他总是让我掉眼泪










【2018.1.24】


向人杰回来了






他消失了好久好久啊,那一天我还难得的贪睡,醒来的时候便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坐着








我还以为是梦呢,赶紧揉了揉眼睛






这一揉我的眼睛就像是起了雾似的,怎么也擦不干净,看着向人杰就在朦朦胧胧的视野里






我也染上人类的坏毛病了,高兴的时候反而开始掉眼泪






胖经理是第一个下楼的,他开始时的姿势同我一模一样,猛力的揉了揉眼睛,不过下一秒就不同了。他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向人杰








大个子ad傻笑着过来,在我的视线里他那张俊脸开心的近乎狰狞,无从表达的激动化成作恶的手,按在了向人杰的键盘上






向人杰看起老好凶好凶的骂了一句,嘴角却诚实的忍不住的向上扬






苏汉伟也下楼了,他端着自己的小杯子远远的看着,我还纳闷着他怎么不过来,向人杰从摄像头里先发现了他。他回头冲小个子中单挥挥手"怎么?不认识爹了??"






我这才发现,他和我一样,没出息的掉眼泪了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南东贤






他是从外面回来的,门一开裹着风吹进几缕外面生冷的气,夹着洁白的六角形水滴








下雪了,是今年上海的第一场雪






南东贤还是不爱说话,他的外套上还挂着晶莹的雪花,默不作声的走过来,双手环住向人杰的脖子,低了头,去蹭向人杰的耳根








向人杰只穿着短袖,外套上的雪水裹挟着冷气环抱在他的肩膀上。该有多冷啊,他却一动不动,学着南东贤的习惯一声不吭






我看到顺着他们紧贴在一起的皮肤流下的液体,越流越多






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难得的,轻声的,温柔的,拍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纤细的手








"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那天向人杰奔波了许久,又困又累,嚷着要早睡,苏汉伟却不许,点了份外卖央着向人杰留下,吃完炸鸡再睡








向人杰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苏老板请客真是想也不敢想的,要知道,别说是外卖了,就连外卖小哥给他打电话,他都嫌那一毛电话费贵








向人杰说了不下十遍我上楼睡了,却一次也没真的起身往楼上走






那天外卖到的时候,向人杰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他们围在一起吃炸鸡,喝啤酒,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屋外的人间越来越静,屋内的热闹里,又有人掉了眼泪,向人杰借由着困和醉,赖皮的蹭在南东贤身上,大个子ad和小个子中单红着脸,目光匆忙的撞上又匆忙的分开










我多希望,我不是个摄像头,而是个录影机啊,可惜心有而力不足的事如此之多,我是,他们也一样








等后来你们一一离开的时候,我就想把这段记忆,一遍遍播放给自己看






全都是任由怀念的原因,是我深爱过这人间有迹可循的证据








这一刻也该被拍下来的,他也应该和那张照片一起,被挂在墙上






你们在一起,便是意义








【2018.1.27】






s7的we五人,最后一次上场比赛。








【2018.4.30】


那天我抻了个懒腰起床,揉着眼睛歪歪头想了好久,才想起和去年那个日子刚好一年






我还是期待着新的照片挂进来,那面墙却一直没有声响






他们骗了我






我很久没见向人杰,也很久没见南东贤,剩下几个人一直在基地里呆着,队服七零八落挂在门口,鲜少有穿上的机会






他们没比赛打了,他们没有整整齐齐,也没有如2017所言有更好的一年






2018年我总觉得基地外的天是灰的,容得人安稳呼吸的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他们很少讲,都避之不及,但我也能从他们的神色里,品尝出分离和失败








我最喜欢的小个子中单脸色越来越差,高个子ad越来越瘦






苏汉伟坐在椅子上动不动就发呆,有时握着手机给向人杰发条消息"向二狗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也不知道是在想向人杰,还是在想2017年






哦,我的主人,他更过分






我有听到他趁别人都上楼的时候,和那个胖胖的ceo讲,要给他寻个替补






我好气啊,我甚至觉得他背叛了2017的自己,但当他满脸疲惫的坐回来时,看着他日趋黯淡的眼睛,我又舍不得怪罪他






我有些纳闷的,人真是很奇怪的生物,像我喜欢这里,应该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才对,但人就不同了,喜欢的时候,还要想方设法找个替代品,来劝慰自己安心的离开








我听见我的主人说"我喜欢we,不是因为我在we,你能懂吗“






不知道胖经理听懂了没有,反正我没有








那天我听到苏汉伟给向人杰打电话,那个苏汉伟对我来说好陌生,我记得仅仅一年前的小中单,还是个爱撒娇爱哭也爱笑的孩子








他现在很平静的,仿佛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一般轻描淡写






"你回不回来,你不回来也行,今年这一年,就这么算了"






他的喉咙里有些哽咽,说到算了两个字,颤抖得仿佛拼尽全身力气






我听明白了,他在说,你快回来,我不要就这样算了






我不知道向人杰回了他什么,而后小个子中单一声不吭的举了电话很久,他没哭也没笑。窝在椅子上一字不落的静静听着






我突然想起柯昌宇同南东贤说的话






他们的感情,你不会懂的








【2018.9.30】


看他们这样挣扎着,我也好累啊






累到这一次的日记,我也没什么力气下笔写了






想说的话好多,想为他们申诉的努力,不甘的黯然,全堵在笔下,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一次的日记我不写他们了,对你们讲吧






你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谢谢我的粉丝都那么诚恳,请永远别让他这句话没听众,好不好








再陪他们久一点吧,拜托了








【2018.10.20】


向人杰走了 






我知道向人杰做错了事,大家都这么说,他犯下了不可原谅的过错,将化成污点永远留在他的轨迹上






哦,本来也该留在we的轨迹上






胖胖的经理一直安慰他讲,没事的,人都是健忘的,你避上些时日躲躲风头,风波过去便好了






我也这样想,我的主人也这样讲,陈圣俊不怎么会安慰人,苏汉伟一句话都没同向人杰讲






我想,向人杰应该希望苏汉伟能同他讲些什么吧,不然也不会那样。同别人讲话时若有若无的盯着苏汉伟看






向人杰本就烟瘾大,一来二去变得更爱吸烟,把苏汉伟呛得咳个不停,苏汉伟也梗着脖子挺着,到头来还是向人杰先熬不住,悻悻的把烟掐了






向人杰走的时候还是他那副洒脱到不行的样子,经理是真的不舍他,还是试图着劝,向人杰大手一挥,龇牙咧嘴笑了笑,那笑容里八分心酸连我都看的出






向人杰的眼眶又红了,他看起来硬朗,实则是最没出息的一个








"不要拖累你们吧"






他什么都不要,不要合同期内剩余的工资,不要俱乐部的声明,悄无声息的,甚至有些狼狈的走了








他走的那天起得很早,他一向生活的规律起的早,拉着箱子往门口溜时,意外的看到了往常这个时间睡得最沉的苏汉伟








他生生的站着,此时又像了当初那个毛手毛脚的,总被逗得掉眼泪的小屁孩








他总说自己会长高的,这一年却是一厘米也没长,看向人杰还是要仰着头






"我恨你"我听见他说






仿佛听了什么动人到不行的情话似的,向人杰咧嘴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再说一遍"






"我恨你"






我会永远记得向人杰那天的笑容






或许若我懂了,我便能参透这人间最复杂的情感






可惜我不懂






他笑的那般纯粹,那般阳光好看,他的眼睛从未像那天那般干净,满是疼惜,连舒一口气的模样都是释然






他说"好嘞,知道了"






我感觉自己的疼痛已经接近从五脏六腑支离破碎






向人杰一边笑,一边大踏步的往前走,一步也不回头






我不忍再看,回头时看见了许久未见的南东贤,他趴在栏杆上,借着窗外晨曦一缕,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






他还穿着初雪那天他拥抱向人杰时的外套,模模糊糊好似还挂着那日的水渍






他的腿和苏汉伟一般仿佛被钉在土里,挽留的话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那天我的主人突兀的问了我一句"人都是健忘的,是吗"








我没法回答他






也许不是,人们会将他的过错记很久,但也许是,人们把曾经的故事早忘了






我有些怀疑其实我是个录影机了,真想暗示我的主人把我的肚子砸开,看能不能掏出一肚子的胶卷来






我还清楚的记得呢,记得你们的狂欢和眼泪,记得你们的初雪与炸鸡,也记得你们曾热切的盼望他像盼望英雄








我没忘,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2018.11.20】


南东贤走了






我很早很早之前就预料到了,虽然他总是时不时的安慰大家,说什么放心,他不会走






要说我什么时候知道的,应该是那天看他趴在栏杆上抽烟的样子吧






我们留不住他的,我想






他应该也这样想吧,这个WE。或许不再需要他






他是我最不了解的人,他话不多,总是玩消失,说起来,我真的有很多很好奇的事,比如,他有没有喜欢过向人杰








这个问题,向人杰到最后也没问,那就让他烂在回忆里,成为谁也不提的秘密吧






去了新的队伍他应该也会和人相处的很融洽吧,也会和那个队伍的打野一起点烟,也会在麦克风里盛赞自己的新ad吧








你看,人类多寡情,谁离了谁都一样活的好好的






只有我还存着执念,像个别扭又长情的摄像头






而我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是他离开的时候吧,看他拖着箱子向外走,还是那副安静又澄澈的样子。他离开的时候是午后,阳光很嚣张,他走到门口拉开门,像是曾经放了初雪进来让我看到一般,这回放了盛大的阳光进来








我从未见到过那么耀眼的阳光,却是第二次见那样的笑容








他温柔的看着我,又好似不是在看着我,又好似在看着一切








他朝我挥挥手






"再见啦"










我永远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无法理解他们不合时宜的笑容和眼泪






但那一刻,我却突然没了执念






我原谅了你们小小的谎言,也原谅了别离的结局






我也早晚会离开你们的,跟着我的主人一起,他终于有了替补,小少年来基地的那天,他的笑容又回到了我初见他的时候,温柔又轻松






他早就做好准备了,我想我也是






聚散终有时,愿你们各自顺遂,即使我再看不到










我有些恨不得早遇见你们,遇见那个传说中会被骂哭的苏汉伟,遇见那个向日葵一般的陈圣俊,遇见那个没心没肺的向人杰,遇见那个固执笨拙的柯昌宇








我又恨不得不遇见你们,不要看你们的长大与别离,也不要看你们的荣耀和失落








或许我真的不是个摄像头,我就坐在台下,和人群一起,听你们把故事婉婉诉说








你说年少的风,你说你的梦








有你陪伴的时光,很难忘








(end

晦狩之溯:

最近才发现原来电竞选手们真的有同人,做了张沙雕图压压惊

(ps:无字原图作者不是我,如果不妥可以联系我删除👌)

一直以来辛苦了

鹿岛:

B站上的
我们明凯 真的是辛苦了啊😿

九聿:

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珍藏的看一眼少一眼相册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
可是只能放10张

——他真的一直在看他啊

官逼同死说的就是马平了


人生就是大喜大悲交织

大喜大悲过后,我的头开始痛了,激动的开始胡言乱语,官宣之后看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我会说昨天就已经想象到太太们回来真香的画面了吗,太太们!几个小时不见了,超想你们的!


我觉得我真的是坚强,喜欢的cp感觉除了灿白都be了,然后我还死不毕业,倔强的留在那个已经没有热度的圈子。